•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引擎

狗与乡土

时间:2018-5-13 18:58:24   作者:admin   来源:www.512hh.com   阅读:127   评论:0

原标题:狗与乡土


狗与乡土



  王磊/摄

  ◎李汉荣

  一

  狗是大地上的古典主义者,骨子里最喜欢古老的乡土,喜欢白墙青瓦、桃红柳绿、鸡鸣鸟叫的村庄,喜欢传统农业,喜欢四季分明的农事,它虽然不解农事,但它一直试图理解并想加入农事,我们经常看到农人后面跟着一只或数只狗,它们或走在田埂,或卧于地畔,总是用尊敬、羡慕、求教的目光观察农人的耕作,虽然它的研究自古迄今似乎没有多少进展,但这至少透露了狗对土地、农业和农人的宗教般的崇拜。被一些浅薄人、势利眼一向瞧不起的朴素勤劳的农人,在狗的眼里却是真正的唯一值得崇拜的神灵:他们为什么就那样千年如一日地不辞劳苦呢?他们为什么就那样能干呢?硬是无中生有地在土地里发明出那么多好看的好闻的好吃的好喝的?它怎么花了千万年时间也看不懂学不会一点点呢?农人不是神谁还能是神呢?可以想象,狗的内心里一定汹涌着对农人的原教旨主义般的狂热宗教崇拜。

  狗不仅是坚定、虔诚的乡村古典主义者,也是热情、积极的浪漫主义者,它喜欢率性散漫、自由自在,喜欢通俗的狂欢,只要发现哪里有什么动静,它都会赶去凑凑热闹,并发表几句未必准确却也并非全然凌空蹈虚、不着边际的议论,在乡村的任何一个节日、聚会,以及婚丧嫁娶的仪式上,都少不了狗的身影,狗其实早已是乡土文化的一部分,是民俗风情里的一个鲜活诙谐意象和经典符号,天然地带着哲学和喜剧色彩。在许多场合,若没有狗的参加,就少了许多情趣、气氛和意味。

  写到这里,我想起一件往事,值得一说。多年前深秋的一天,我和亲人在故乡坡地上安葬故去的父亲,当时云暗天低,我悲凄的心里也笼罩着无边的灰暗与虚无,觉得人活一世真是徒然,父亲埋了祖父,我埋了父亲,我的孩子以后又埋我,世世代代就这样活下去也埋下去,最终把地球埋成一座万古大坟包,这就叫生命的意义?这么想着,心就坠到一个深不见底的黑窟窿里了,那个叫作“死”的东西正在将我平日里用文字和诗句极力捕捉和显现的所谓生的意义全部捉拿走了,只剩下了存在的虚无和生存的徒劳……就在这时,我看见了跟随出殡人群赶上山来的邻居家的那只名叫“黑黑”的黑狗,它从附近苞谷地里奔跑出来,在我们身边刚成型的坟头转了一圈,低着头好像记起了什么,不时瞅瞅我们显然比往日阴沉得多的脸上的表情,然后,走到离坟不远的坡梁,蹲下来,很沉默的样子,忽然,它汪汪叫了几声,又似乎意识到有什么不妥而很快静下来。我于是开始留意它,心绪也渐渐从那个无底黑窟窿里往上浮出。我首先看见了它那同情的目光,我同时看见了它身后那层层叠叠的大巴山的峰峦,而在峰峦的上方,是云雾散去后渐渐亮开的无尽苍穹,苍穹之上,有一些鸟飞过去,又有一些鸟飞过来,像在天上开运动会,或举办以云彩为主题的诗歌朗诵会,而在鸟影的右上空,一弯白昼的月亮现出淡银色的括弧状轮廓,月亮此时仍在为天空值班,那么,月的后面,毫无疑问还排列着无数的星星和星河,等待着出场,或者它们无须出场,它们一直都在现场,在它们的车间、田野、广场和书房里,一直都在那里注视和沉思,一直在分担着什么,分担着宇宙安排给它们的工作,也分享着在分担中所体验的一切快乐和不快乐,以及生荣死哀。想到这里,我竟然泪流满面了,啊,此时,我面对的这一切,这忧伤的狗,无言的远山,那月儿出示的括弧(括弧暗示着什么?或等待填进去什么?),以及那暂时隐逸于白昼后面的无尽星群、无穷时间和无限空间,这一切,都在分担着它们自身命运的同时,也在分担着我的命运,分担着属于我的生的压力和死的哀伤。是的,此时呈现的天地万物和苍穹宇宙,都在笼罩和帮助着小小的人间,都在帮助我减轻灵魂的负担!想到这里,我流着泪的心里,竟有了一种细微然而却来得很深的温暖,有了一种比死的背景更广阔的生的慰藉,有了一种比所谓的诗意更广阔深邃的难以名状的宇宙意识和生命况味。

  是那只忧伤的狗,及时向我提醒了,在父亲新坟不远的地方,在我们头顶,还存在着值得感念的这一切,这辽阔、永恒的一切……

  二

  狗是土生土长的乡土的子孙,是农业社会的忠实成员之一。数千年来,狗除了忠实做着看家护院、报警防贼这些很实际的业务,在我看来,狗的可爱更在于它的那些比较天真、显得有些空幻的务虚活动。在此,以我小时候很喜欢的我们家的那只白狗为例,作些说明,也请朋友们想一想狗的丰富内心和它如今遭遇的困境。

  比如,夜晚,它在我们家房前屋后巡游了一番,见没有什么异常动静,就蹲在草垛旁,眺望从村东头屋顶上走过来的月亮,它看来看去,觉得今天晚上的月亮没有前些天那么圆,缺了一大半,难道被贼偷了,难道天上也有贼?它虽是土狗土命,但这个道理它很明白:它脚下的土地在夜晚都是月亮照管着的,咱总不能不管人家月亮吧?于是就对着残缺的月亮吼叫起来,要把那藏在云里的贼吓跑。村里的狗也跟着都叫起来了,它们相信这正义的声音一定能传到天上。果然,过了几天,月亮又圆起来了,看来上苍已经处理了那个盗窃案件,教育了那个盗窃月光的天上剑灵诀sf的贼,把月亮丢失的家当又还给了月亮,物归了原主,月亮又变得完整浑圆了。狗们相信这是它们的叫声对天上的秩序和月亮的完好起了作用,它们觉得自己没有白吃白喝,这一辈子也没有白活,对人世、对上苍也有着不小的功德。为什么狗虽然寄人篱下,却并不虚无颓废和自卑,对生活总是怀着好奇和激情?我猜想,它们也许就是从上述的行为和一厢情愿的幻觉中,获得了支持自己活下去的成就感和意义感。

  我想,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几千年以来,在上弦月或下弦月的夜晚,村庄的狗叫就显得十分密集的原因,那是狗们在提醒月亮:看啊,怎么弄的,又缺了一大块,咋不守好自己的家当?汪汪汪,快快快,赶快找回丢失的月光。

  再比如,闲暇时,它爱在村子南边的机耕路上走来走去,路边白杨树飘下几片叶子,有一片擦着它的窄脸很温柔地掉在面前,它就吻了吻那片树叶,蹲下来,用了好长时间仰望那棵白杨树,想从树上看见一个秘密,想从这微妙的细节理解一棵白杨树对它这只狗的纯洁友谊。假如此时正好有一个多愁善感的人路过,他会从一只狗的眼睛里,看到自己也会有的相似的深情和忧伤。

  再比如,小时候,我就好几次看见它在我家屋后清亮的溪水边,定定地盘着尾巴坐在石板桥上,望着自己的倒影出神。现在想起来,那只白狗对着水里的另一个自己出神时的样子,真是纯洁温柔极了,还有几分疑惑,这是自己吗?自己是这个狗样子吗?为什么是这个样子而不是别的样子呢?你是干什么的?你跑来跑去最终要往哪里去呢?你的将来呢?此时的它显得非常有思想,非常深刻和孤独,还有几分禅定的意味。那一会儿它真的不像是一条狗,倒像是一位神灵,一个修士,一个思想家,只是被我们错误地看成了一条狗。

  以上情景,并不是我为了塑造狗的通灵形象而虚构杜撰,而是情景实录,只是略加了一点想象,徒劳地希望走进而实际上我们根本不可能走进的狗的内心。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传统农业时代的狗,是比较纯真,比较浪漫,也比较幸福的狗,除了忠于职守,还保持着多种业余爱好,爱好幻想和漫游,追求新传奇私服网 (289) -(建立)写意的生活情调。这是因为,原初的大自然、广阔的土地和单纯朴素的传统农业,没有伤害和扭曲它们的天性,而是培养了它们的情感、灵性和智慧。它们在部分地服从和服务人的同时,还比较多地保持着自己纯洁的兽性和作为一个生灵的尊严,甚至保持着一部分既不被我们理解甚至连它自己也不能理解的浪漫情怀和深奥灵性。

  三

  而随着大自然惨遭毁损,古老的乡土快速沦陷,单纯的传统农业渐成绝响,这土生土长、喜欢乡土、热爱草木、钟情农业、崇拜农人、眷恋农家的有着浪漫主义情调的狗,它的命运就十分惨淡和尴尬。它所熟悉的地理版图已几乎全部消失,它喜欢钻进去听蝉鸣、偶尔逮一只蚂蚱尝尝鲜的那些有意思的树林没有了,它守护了几千年的农家小院没有了,那“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情景没有了,连一条能照见自己倒影的清澈河湾或清水池塘也没有了,它好像已有好几辈子没见过自己到底长什么模样儿了?是不是长成一副苦瓜脸,满脸都是苦相?或长成了一张猪脸,满脸都是破罐子破摔的麻木蠢相?它的伙伴陆续都被套上铁链关押了起来,它喜欢散步、约会、奔跑、在无人的旷野大声朗诵的爱好,也被迫放弃了。

  我们这些人,失去了田园,还可以逃进古代田园诗里养一会儿神;没有了乡土,还可以到乡土传说里吸一点氧;没有了相伴千年的古村、古街、古庙、古桥、古树、古河,还可以造些假古董哄哄自己。可是,狗不识字,没文化,也不会造假,它没有我们这些花样来补偿自己的致命失落,来转移和升华内心的愁苦,那么,狗怎么办呢?它失去了昨日时光里的一切,得到的只是一根冰冷的锁链。

  在我的眼里,那些失去乡土、失去家园的狗,很可能已经精神分裂,它们那长期与人相处而养成的细腻丰富的内心世界已经彻底坍塌和崩溃,不用去咨询和请教动物心理医生,我从它们那恍惚的表情、迷茫愁苦的眼神以及经常莫名其妙发出的疯狂嘶鸣可以感觉出来。

  我很想带它们返回乡土,可是,谁又能帮我找回失去的乡土?

  四

  这时,我看见了月亮,那个一直关照着狗也被狗关照过、看护过的月亮,它还大致保持着古时候的容颜,保持着传统农业时代的质朴和安详,在沦陷的乡土之上,它似乎在提示着:人们啊,生灵们啊,莫要太忧伤,你们所钟情的某些古典事物并没有完全沦陷和终结,白云啦,虹啦,雷电啦、温柔的毛毛雨啦,以及狗最熟悉的狗尾巴草啦,草叶上的露水珠珠啦,还有那无中生有能把一切生长出来的,从古代一直传下来的泥土,不是还在着吗?并没有被房地产老板全部买断全部用水泥封死吧?更没有被谁从地球偷走卖给天狼星吧?那么,万物生于土,又归于土,土是过去的全部和未来的一切。土在,就还会有万物,虽然丢了些好东西,放心,迟早还会长出来的,除非谁能把地上的土全都偷去卖给天狼星。而且,天上的东西多数都还保存在天上,你曾经担心,会被天上的贼偷走了月亮,它不是还完好地悬在头顶吗?

  所以,我希望愁苦的狗,不妨像过去那样,也经常抬起沮丧的头,看看月亮,看看远山,看看来来去去的云彩,想开些,事情并非就此完蛋了,天无绝人之路,地无灭狗之心,人其实也无虐狗之意,天道轮回,天意高深,天意,也许在准备着、酝酿着别的希望?


标签:2017迷失传奇最新版本 找sf单职业传奇网站 独家无赦单职业迷失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6 传奇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注:本站只收录官方授权游戏信息,非官方授权游戏请在办理业务之前告知)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注释:本站发布所有游戏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与本站无关。请玩家仔细辨认游戏信息的真实性,避免上当受骗!